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美妙的博客☆向往、憧憬 品尝、美妙人生

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年末世,为谁写下诀别诗  

2013-11-26 17:15:15|  分类: ☆散文集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纵世间百媚千红,谁独爱你那一种?终只为你情有独钟。末世流年,铺一纸浣花笺,拈一支沉香笔,在黑暗还未到来之前,我写下诀别诗,托于青鸟叼寄给你。你可知?上穷碧落下黄泉,我在这红尘辗转流离,只为寻你。——题记
  
流年末世,为谁写下诀别诗 - 美妙 - ☆美妙的博客☆向往、憧憬 品尝、美妙人生
  (一)时光静好,轻唱雪花谣
  
  时光静好,你听,那是谁,在轻唱雪花谣?
  
  冬季,就那么不着边际的,悄悄地来了,携带在风中,渐渐撩起冷清,孤寂中夹带着寂寞的声音。在离人的叹息声中,低眉颔首,珊珊而来,一抬眸,谢了春秋,一挽袖,雪落纷纷。这时,一种深埋在心灵的情愫,总浸润着莫名的落寞,随着柔软的心轻轻一抖,散落成雪。
  
  那碧纱窗下,可是谁的容颜,沾染了一枕清霜?泡一杯花茶,散碎些玫瑰花瓣,在水中升腾,晕开,将纯净透明的水,一瞬间舞成清淡透亮的粉红,吐露着这冬日的幽情。而那缓缓升起的暗香,似是从从原野里隐隐而来,袅娜又寂静。恍惚间,我似是听见,那玻璃杯里,片片的叹息随风飘飞。
  
  是不甘,亦或是不忍?曾经,也曾奔赴过一场关于青春,关于爱情的浮光盛宴,沐浴过斑驳交错,阳光迷离的温情,让樱花见证过那瞬间的美丽。但,那美丽终究是短暂的惊鸿一瞥,终于,在冬日,再也不见那似雪的樱花,只有无情的雪花,落满一身的幽情。但隐藏在茶杯里,那幽香的花瓣却总能勾起一段微澜的过往。
  
  风起微澜,握一卷诗书,围炉听雪。那遥远的风,从远古吹来,倾诉着凄艳的传说。穿过历史烟尘,青烟纷起,惊起时光深处的一缕诗心琴韵。那是?谁经唐宋的闺房,从燕瘦环肥,行宫秋月里,掩面走进,叶吐芳蕊的亭阁,俏立于柔柔的雾霭里,梅花三弄,落英满地。
  
  你听,是谁的泪,凋落在时光里的冬季?那些个荷粉露垂,杏花含烟,国色天香的女子,眉间轻泣,被我轻轻拾起,抚慰了渐渐凋零的灵魂。“花信来时,恨无人似花依旧,又成春瘦,折断门前柳”……握过彻骨的悲伤,我渐渐轻吟出声,顿时,风景静默如画。
  
  诗词中落花千重,如今又落下几重?岁月,如花落成泥,握不住,也拾不起。时至如今,我不知道,千年前那些艳羡天下的丽人,眼泪结成冬天的雪花,落满青衣,纤手轻轻一弹,可若流风之回雪?如今,那遒青的枝头上,又结满,谁的泪光?
  
  可是眼泪做成的人儿?落花,花落,从此芳魂无人收。风拂花落,犹如一束紫色的弦音,拨弄出一阕青花瓷。“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,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你听,是谁在浅唱?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。这是谁在轻吟?可是黛玉,埋香冢,泣残红,痴儿有谁懂?我懂,那香冢中,埋掉的不只是落花,还有那红颜,那青春,那爱情。
  
  来去如飞鸿,过客匆匆,如落花朝霞,如流水行云。寂寞如雪,堆积成心痛。冬天已经开始重叠,可谁,仍在那兰舟,夜夜低吟浅唱,埋葬忧伤?
  
  年华的倒影,在眼神里逆水而行;瞳若秋水,在宿命前冻结成雪。人生的际遇,原来,也如此般,竟也敌不过花落花开的几个瞬间。但是,要知道的是,在花落前也曾花开过一场,此一场彼一场,美丽过一场,所以不寂寞,也不悲伤。
  
  我知,如果寂寞越多,幸福感便越少。年少青衫薄,强说寂寥,强把岁月抛。这样,失去了太多足够温暖的美好。因为,我们要相信,时光还是如此美好,世界依旧。那些泛黄在历史里,褪色在时光里的往事,遗忘,才是对她最好的纪念。
  
  其实,这些花落般的宿命,我们都懂,只是不想懂。因为谁都有花落的一天,没有谁能花开不败。倚窗煎茶,围炉赏雪,过雅致的生活,倾心于时光,哪怕它温柔而脆弱。因为,这世界的幸其实福很多,但是却太珍贵,我们只有微笑着用心燃一盏琉璃的灯火,才能驱赶这寒夜里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  
  时光静好,是的。我想唱着雪花谣,让那些徘徊于冬季的候鸟,找到归宿。这样,但愿你就会随着歌声找到我,不再如我般寻觅。
  
  风声鹤唳,抬眸望天,歌谣轻起,不经意,雪落满衣。
  
流年末世,为谁写下诀别诗 - 美妙 - ☆美妙的博客☆向往、憧憬 品尝、美妙人生
  (二)流年末世,时光浅吟成诗
  
  流年末世,时光浅吟成诗。一字一句,心疼成海。
  
  冬季,雪似凝脂,风如马驰。坐在桌前,喝着花茶,此时,眼中薄雾氤氲,这时,抬眸望远,看那风,再看那景,渐渐发觉,那么的柔和,甚至连空气渐渐变得薄且透明,于是,冬天的思绪,纷纷扬扬、嘻嘻闹闹的从枝头跌落,化为漫天流动的情愫。
  
  恍惚间,似乎我又想起,那些年,追逐冬日的那一米阳光,那最后的一抹光晖,落在身上,鲜嫩的颜色随着日辉一同淡去。只是,那密结的心事,结成细碎的蛛网,爬满了寂寞,从此,无法打开,亦无人探访。
  
  不经意的翻开一本书,只见一页上写道: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
  
  “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”吟着吟着,我便痴了,此恨不关风与月,想着想着,我便醉了。
  
  卓文君在《白头吟》中说道:“皑如山间雪,皎若云中月。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,蹀躞御沟止,沟水东西流。凄凄重凄凄,嫁娶不须啼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竹杆何袅袅,鱼儿何徙徙,男儿重义气,何用钱刀为?”
  
  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”这情,多珍贵,这爱,多摧心。情爱如诗,千回百转,不言地久和天长,最怕人心易变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这对璧人虽留得好名,但也总是掩不了那风月里曾有过的瑕疵,硌得人心疼。
  
  正如这诀别的《诀别书》中道:“春华竞芳,五色凌素,琴尚在御,而新声代故!锦水有鸳,汉宫有水,彼物而新,嗟世之人兮,瞀于淫而不悟!朱弦断,明镜缺,朝露晞,芳时歇,白头吟,伤离别,努力加餐勿念妾,锦水汤汤,与君长诀!”
  
  曾今的凤兮凤兮,已不再爱其凰。凰兮凰兮,诀别成诗,此生无望。虽博得回心转意,却时非风月情浓,爱已江河日下。但是,我所要寻的人,可否明白,我所求的凰,可曾明白,我的柔肠百转?幽目苍眉,如斯风景,却已道不明。
  
  风月为笺,孤鸿作笔,点落的一字一句,我不知道,可曾换得青鸟相许?
  
  也许,尘世中,每一段爱情都是一段漫长的等待。但我不怕等待,因为,我知,生命如花,盛开着彼岸的芳华,有的似霞、有的似烟、有的似雾,朦朦胧胧,绰约多姿。来时,洁净美丽,去时,质本洁来还洁去。生命从妖娆炫丽复归宁静平和,日子从舞台上的热烈到幕落后的岑寂,这便是一生。
  
  红尘终究只是一场虚幻,情爱本是人世间一首最美的诗词。花开花谢只是人生的一个过程,每一朵花地盛开都是一段最美的爱情。但是,不是世间上,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爱情。只有那些优雅的姿态行走的人,才能收获尘世赠馈的这份最美的爱情。
  
  不经意的读到一句话:爱情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平淡的流年。从此,我便知道,最美的爱情不一定是传奇,那些凄美如传奇的爱情,确乎很美,也确实太悲。平淡的爱情才是最幸福的爱情,相濡以沫,平淡安慰的过一辈子,这样,天荒地老就不再是戏言。
  
  但是,爱情里,我很害怕听到距离这个词,因为,距离不是太近,就是太远。远了让人无处寻觅,近了却又害怕擦肩而过。所以,我只是不住的寻觅,不住的寻觅,百转千回,千回百转,却不肯停下来。于是,我流离,再流离。
  
  也许正应了那句“君问归期未有期”。我们曾感伤,曾流离的青春,最害怕的也是一去无期。也许终有一日,天上人间,青山绿水,存在我心,只是风景不再,时光荏苒,业已半老。
  
  如果那时,我还未寻到你,又会是谁执你的手,许你一生的细水长流?我不敢想象,因为越想,就越悲伤。这世界,毕竟还需要我的文字,来治愈那些失意于爱情的人,那些还在红尘里慢慢等待的人。因为,哪怕是能给这个世界一点点的温暖以待,我也会不眠不休,满怀心疼的写下这些文字。
  
  世界会末日,时间会终结,但文字不会,愿这文字,能带给着世界更多的温暖。这是,我最初的夙愿。而于你,我的文字,只为在漫漫红尘里,等你轻拾,珍藏于心。
  
  如果,世界会末日,那么,我要在这之前写完这最后的诀别诗。让人们相信,也许末日会至,但不要悲伤。因为还有人陪你,陪你到末日,这是一种幸福。就算面对死亡,也要微笑。
  
  梅香初绽,在这凋雪的冬季,我将所有的文字留给这尘世。然后,我会慢慢的陪你,陪你走这一段漫漫无期的死亡般的安寂。作者:浅吟*诗君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